06.07.06梦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06.07.06 本性属水,司木,原本和操纵水的他是很合适的一对。我却嫁给了司火的年轻男子,我叫他“相公”。我是木,与火并不相容却相爱,水的滋润我没有珍惜,执意选择了更明艳热烈的情感。 我与火的生活很快被打乱,在他与众人聊天没有注意到我时,我离开了他的身边。一个穿了金色华服的高大男子向我走来,他的头发很长,他想要掌控我。我推开他,逃进了一座建筑,他在我身后放声大笑,笑得我浑身发冷。这是个四层的小楼,里面格局方方正正,笔直的长廊,见不到一点弯角,看来并不小。我毫无目的只想远远的离开金衣的男子,就站在三楼上透过窗子向外看。我的相公还站在楼门的西口和他的朋友们快活的说着话。他的右边是一个弧形的池,池水碧蓝,透澈见底,一条金色的大鱼游在池中。那鱼伸展着如鸟一样大的两翼,长长的尾
06.05.25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06.05.25 他紧紧地抱住我,我的心在隐隐作痛。感情在暴风雨过后竟未必是彩虹!“我累了,”我说。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轻轻地坐起身,看着身旁他熟睡的脸,总有一丝不舍与不忍。带了很少的行装,我从院子穿到亭廊。是该离开了,走了,岂不干净?月透出银白色的光来,并不冷洌,柔和的让人心碎。 他的母亲冷不防从暗处移出身来,挡在我的面前。“你这个狐狸精……”这样侮辱性的谩骂今天中午已经听过了,我毫无感觉。眼前的女人是可笑的,也是可悲的,我的离开并不是为了她。爱令人累,令我累,好重的爱,我不得不逃开。 身后的院子里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令我惊慌起来,是他发现了我的离开。我拖住他母亲的袍子,按住她与我一起躲在灌木丛中。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经过了我们身旁,穿过了这个院子。她开始挣扎着反
06.04.21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06.04.21 走下环形楼梯,我小心翼翼,双胞胎在楼下游玩,他们并没有注意我。 我的手里拿着一把短刀。来到楼下,我举起刀细细的观看,一抹冰冷的颜色在透明的薄薄刀翼上闪烁出荧荧的光,银色反射映入我的眼里,我被迷惑了。这是一把奇异的刀,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般将它越举越高,双手逐渐加大了力气。高过头顶时,刀渐渐伸长,一点一点地变宽,刀身微微扭曲异动,狞笑一般扩散着自己的势力,操纵着我。狂妄的妖刀,似银似金。 我来到一片破旧的土黄色平屋,瓦砾四散凌乱,这就是要被毁灭的地方吗?这把刀要毁灭的地方。我轻轻一挥,寸土不留。 出港,海水深蓝。 渐行渐远,波浪一袭一袭,严谨而理智。大海无垠的广阔和浩瀚的胸怀充满整个心间,人也不觉气宇轩昂起来。驶向越深的地方,渐渐远离了尘世。一排高耸入云
06.04.20梦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06.04.20 女侠啊!身手敏捷!轻功了得! 黑衣女的身影如鬼魅般一闪而过,留下的仅仅是长发飘香。 瓦屋后是一个空大的院子,自黑衣女在我眼前飘乎而过后我就不记得什么了,一点余韵解不开我的困惑,暗中自踱,这女人是个来杀人的人,她要杀得恐怕是这屋中我认得的人…… 我站在大院的高墙上,神情恍惚。隔壁灯火辉煌与我这处冷清的大院无需对比,自然一个是人间一个是地狱。我处于两处的交界的这面墙上。向邻居院里看去,不觉吃了一惊,那是一场法事,满院的和尚整齐地打坐,面向一位高僧。我在墙头蹲下身,想要仔细地观看。那高僧向我一撇,我只觉一阵怪异,不由回头看去。墙的下面青绿,并且慢漫的由墙内伸出了一只人的手臂,那手臂似断非断,疲软无力地一点一点向外挣扎,被青绿的一隅笼罩泛起灰黑的惨淡,腐肉露骨
06.03.29我的梦无厘头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06.3.29我回到了学校,爬上我的上铺收拾东西,终于要毕业了,可我的东西还是那么多,好多书,我要把它们从我的床上搬下去,弄回家。一摞又一摞,一边收拾一边翻,有一个小盒子,里面都是我的信和贺卡,似乎还有单据和票据之类的。我要把字典拿回家,还有这些,那些。忽然觉得多了,下铺的蚂蚱同学说,那些还用呢,还有课。5月份回学校答辩还有课要上?我很纳闷,但还是把课本捡了一部分出来,那就是“下学期要上的课”。玉猫同学说“你怎么还那么多东西?”我也不知道啊!不知道底下的蚂蚱又说了什么,我伸出小爪子,唰,唰,唰的三道,给小蚂蚱的左脸上抓了六个叉叉(汗。。。。。。让蚂蚱知道,我死定了)。一转眼,我已经抱了一摞书走进了大阶梯教室,我的座位在第四排,我正要过去,前面的老师喊道“换座位了,前面
06.3.28一则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06.3.28老家的平房更类似一座山中的木屋,两米高的木板连起围住院子,自成一片空间。气候适宜植物生长,到处都是郁郁葱葱。本该是归隐品茶,赏析名画,古琴相伴,余生足以的人间仙境。我却走了出来。回头看去,还是如此一尘不染,只是里面的人,已经死了。是的,我要找到杀人的凶手,报复。还没有走出狭窄的小胡同,一只小飞鼠从屋里蹿了出来。它飞到我上方,告诉我,最后一个人也没能幸免。我一定要找到这个凶手,不能让他的阴谋得成。 我走过了很多地方,看见的都是阴森的死人,他们脸上青绿,无神的望着我,我恳求他们帮我找到这个人,他们没有作声。在地下通道里,聚集了更多没有生命的东西,他们朝上方伸出手指,我走了过去。一个男人在那里,我知道他可以帮我,我苦苦地恳求他,我要报仇。他冷冷地看我,最后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梦境最好别成真!不管以前的梦有多好,这两天的一定不要是真的才好。我宁愿整天和骷髅僵尸在一起打架,也不希望这与现实相关的梦是什么预见之兆。考试,和多年未见的小学同学一起考试。我的桌子上有两本复习资料,一本是16开破旧红皮的,从中间翻开,放在桌子的正中央。另一本在左上方翻开,我正在努力的想弄懂什么函数,想背下命令的语言,卷子却发了下来。好厚的一打,老师在讲台上捧着卷子说,第一部分作哪里到哪里,第二部分做哪里到哪里……哆嗦,我根本还没看到那里啊~我把卷子平铺在翻开的资料上,老师从我身边过却视而不见,可我不敢翻啊,就算在卷子下,已经翻开,我也没敢看。只记得卷子上的题看得眼晕,却一道也没记住。啊!!!我要不及格了,我真的很讨厌这个梦。尽管我每次梦到考试都会很幸运地拿
最近有点神经质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前天就做梦血淋淋的挖人的眼珠,然后拆机器,拆到最后拆的都是肉体和机器融合的人,拆得血肉模糊,抱着人头在黑屋里用斧子或是刀——剐,一片又一片的往下削。然后又梦到一个左肩上抗满了绿蛇的人,那些蛇掉到地上,蜿蜒的爬,很绿。他把蛇拎起一条,卷成个圈,把蛇的小扁脑袋朝外,告诉我那是个漂亮的手表。我还在地上坐着悠闲呢,啪的一声,一条蛇掉在了我头上,当即就大叫着吓醒了。 昨天就做梦在海上坐船,还是偷渡。先是波澜壮阔,后是波涛汹涌。海里钻出好多东西,船和疯了似的躲避着超音速前进。一把大电锯从海中冒出,像德州链锯杀人狂的电锯一样吱吱的四处转着锯,船还向大锯撞过去,整个船头都给锯掉了。细节就算了,虽然记得不少但是很乱了,难以连接,反正挺郁闷的。 最近就没看过什么鬼片,恐怖
06年的春晚我只看了一眼就没过多的关注,第一感就是没05年的好看。第二天重播的时候看了赵本山、宋丹丹的《小崔说事》,乍一看这装扮以为是白云黑土又回来了,仔细一听却不是,不仅仅是“不是”,还是变了味的“不是”。在笑过了两次“你咋这么烦人呢”之后,就笑得嘴角发硬,偶尔的听,这乡音是有趣的,本不是好话,听多了更觉得腻味。“四万”啊,“四十一天租的”啊,又表达什么呢?很有趣吗?品一品不觉得难受吗?“签名售书”,现在的书还有多少是有价值的?有价值的书还有多少有出版社肯接?谁愿意接那不赚钱的买卖!随便什么人想写就能出书,只要能卖出去,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有人肯接!书本是良师益友,也是消遣的玩意,但是现代人以为的消遣恐怕早已不单纯,物质精神哪个不是空虚的荒废,有几个人还愿意从书中

diamondca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