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最近有点神经质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前天就做梦血淋淋的挖人的眼珠,然后拆机器,拆到最后拆的都是肉体和机器融合的人,拆得血肉模糊,抱着人头在黑屋里用斧子或是刀——剐,一片又一片的往下削。然后又梦到一个左肩上抗满了绿蛇的人,那些蛇掉到地上,蜿蜒的爬,很绿。他把蛇拎起一条,卷成个圈,把蛇的小扁脑袋朝外,告诉我那是个漂亮的手表。我还在地上坐着悠闲呢,啪的一声,一条蛇掉在了我头上,当即就大叫着吓醒了。

     昨天就做梦在海上坐船,还是偷渡。先是波澜壮阔,后是波涛汹涌。海里钻出好多东西,船和疯了似的躲避着超音速前进。一把大电锯从海中冒出,像德州链锯杀人狂的电锯一样吱吱的四处转着锯,船还向大锯撞过去,整个船头都给锯掉了。细节就算了,虽然记得不少但是很乱了,难以连接,反正挺郁闷的。

     最近就没看过什么鬼片,恐怖片。最近的是去年11月左右看的《粉红高跟鞋》。即使看了,也从没有太大感觉,就什么影响而做这些个梦而言,绝对和胆小和看恐怖片无关,所以这类的猜测可直接免了。前几日看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引论》,觉得他的梦与身体机能的关系……”是十分有趣的。的确有的时候是由于外界刺激(这里我想指睡眠时的肉体感官,而排除醒时的感知),比如我睡得低血压时会感到梦与现实的重叠后再与梦重叠的几重现象;又或有总是梦到飞起是由于心律不齐之说。那么这些个梦的起源就是心烦,疾病什么的,我不是医生不好对单个器官的个别现象有什么结论,况且我对弗洛伊德所谓的理论原本并不太赞同,因为和一开始接触的荣格的集体无意识有些背驳之处,但是现在很难说究竟有什么不同,因为在梦中未被外界刺激之时便已将梦中的情节向未发生的外界将要发生之情况靠拢,比如一个大多数人也许都会发生的情况,早上闹钟响之前梦境已经开始向可以使钟声合理出现的情况转化,最后梦者会发现原来响声是自己的闹钟。梦是未卜先知?我只能说自己最近有点上火。

 

<<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 06年春晚——《小崔说事》(1)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diamondca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